• 筆趣網,打造原創文學第一品牌!
  • 下载青海福彩快三您現在的位置: 下载青海福彩快三 > 散文精選 > 優美散文 > 文章內容

    背后詭異的眼神

    作者: 王顧岸 來源: 時間: 2019-09-28 閱讀: 次 在線投稿

      文\王顧岸

      這種奇怪的感覺,已經不是第一次了。娟娟回想,最近上下班每次進出單位大門都覺得不自在,隱隱約約地,似乎有什么東西貼在她后背,令人心里不安。

      娟娟是這家醫院的護士。從省城護理學院畢業后,先在省城一家大醫院實習了將近一年。原本可以留著省城,但因為是獨生女,父母不希望她留在外地,所以才回來應聘進了家鄉這家醫院,上班才幾個月。本來,作為一個姑娘,特別是漂亮的大姑娘,走在大街上或其他什么人多的地方回頭率很高,娟娟早已習慣了被人注目,或大膽的對視,或躲閃的偷瞄,她都不太在意。但近日這個不同,在自己單位大門口,這種感覺有點異樣,而且越來越強烈了。是不是幻覺?娟娟內心責問自己。不,不是幻覺,應該是一種直覺,是潛意識里的一種警惕。

      這天上班,在穿過大門快到停車棚剛跳下自行車的瞬間,她終于忍不住猛地一回頭,果然,有一雙眼睛正死死地盯著自己。對,沒錯,是門衛室那個老頭!

      娟娟一邊朝病房走,一邊回想,之前沒太注意過,這老頭好像也是新來不久,她剛上班那陣沒見過。

      下班的時候,娟娟遠遠地就朝門衛室這邊看了一眼。門衛室保安有好幾個人,大都是三四十歲,那老頭明顯年紀偏大,看起來有點特殊。他坐在門衛室門口的椅子上,真的正朝她這邊瞅著。經過門衛室時,她用余光看清了老頭。大概六十歲的樣子吧,或者歲數更大些,額上幾道深深皺紋,讓人很難判斷他的年齡。胡子刮得倒很干凈,明顯被太陽長期暴曬過的臉,黑黑的,還有點泛黃。憑她當護士的經驗,娟娟判斷那個黃色似乎是病癥。一身嶄新的保安服穿在他的身上,顯得有點別扭,一點兒也掩蓋不了他的農民身份。經過門衛室門口,在最靠近老頭的瞬間,娟娟若無其事地朝老頭瞟了一眼。那老頭急忙轉頭,但已經來不及了,四目快速碰撞了一下。娟娟看清了那雙眼睛,呆滯、渾濁,灰暗得像死魚的眼一樣。娟娟騎車出了大門,猜得出那雙眼仍在她的身后盯著。娟娟心里罵道:老不正經!

      弄明白了是這個糟老頭在背后偷偷盯著她,娟娟反倒放心了,不再疑神疑鬼。次數多了,她也無所謂了。這種事,沒法追究,你說他看你了,他說他沒看,永遠說不清。再說,即使證明老頭多看了你幾眼又怎么樣,誰規定不準人家看你一眼?

      

     

      還有,娟娟發現這個老頭似乎和院長關系不一般。她偶然見過院長在門衛室門口與老頭聊天,很熟識的樣子,絕不像領導檢查工作。娟娟猜想,說不定這老頭和院長沾親帶故的呢,要不然怎么能要他那個年紀的來當保安?

      果然,幾天后在別人的閑談中,娟娟無意中聽說那老頭是院長鄉下老家的人,不一定是親友,但肯定是同村的,老熟人。所以,她幾次想把老頭謀圖不軌的舉動告訴男朋友都沒說出口,怕鬧出什么誤會。

      有一次,娟娟臨時有事走著出大門,竟然發現老頭就跟著她身后。她故意放慢腳步,估計老頭快靠近的時候,娟娟突然轉過身來,杏眼圓睜,低聲怒道:“你干啥?” 幾步之遙的老頭猛吃一驚,結巴地答道:“沒……沒干啥呀!” 嚇唬一下得了,娟娟也不糾纏,轉身走了。從此,老頭收斂了不少。但娟娟知道,每次進出大門,老頭仍然偷偷看幾眼她,只是更隱蔽了些。

      還有一回,娟娟清楚地看到老頭在門衛室窗子里面,隔著玻璃朝她張望。那樣子,實在讓人生厭。

      兩個月過去了。終于有一天,下班時下雨了,男朋友來接她回家。剛到大門口時,聽到老頭喊她:“娟……娟兒,有你的快遞。”對,快遞是她讓快遞小哥放在門衛室的。

      但這老頭,知道她的名字?竟然還喊的是她的小名。娟娟陡生一股厭憎,我的小名,都是你喊的?!男朋友打著傘等在門口,她跟著老頭走進門衛室。老頭雙手將包裹遞上,似乎有點怯生,兩手都在微微顫抖??刪馱誥昃杲幼“兆急咐衩駁廝瞪?ldquo;謝謝”的瞬間,老頭突然舉起右手,伸向她的額頭,差點碰到她的發際。娟娟急忙躲閃一步,又氣又惱,厲聲叫道:“你干啥?”

      男朋友聽到喊聲,立即邁步進來:“怎么啦?”“他,他……”娟娟不想惹事,欲言又止。男朋友看到眼前一幕似乎明白發生了什么,怒氣頓生,叱責道:“你這老頭,想干啥呀?”小伙兒用雨傘指著老頭,傘把都幾乎挨著老頭的鼻尖,厲聲斥責:“你就是這樣當保安的嗎?”只見老頭臉上毫無表情,緊閉著嘴,嘴角抽動了一下,似笑非笑,終究沒有開口。然后看了她男朋友一眼,又看了娟娟一眼,慢慢地轉過身去。

      還好,娟娟的男朋友是政府職員,還算有涵養,沒有動粗。娟娟說:“走吧走吧,也沒怎么樣,咱們快走。”拉著男朋友就往外走。男朋友一邊出門還撂下一句話:“你,老頭子,以后小心點!”

      娟娟心里暗想,那老頭經過這次小小的教訓,應該有所收斂了吧。然而,第二天,娟娟發現那老頭不見了。而且,幾天以后仍沒有看到。平時工作忙得要死,娟娟很快把那老頭連同那些不愉快都差不多忘記了。只是偶然,那個詭秘眼神還會浮現在她的腦海,揮之不去。

      半年之后,娟娟的婚期到了?;榧?,只有院長才有權批準。剛進院長辦公室還沒來得及張口,院長先開口道:“哦,娟娟,恭賀啦!我知道你馬上就要結婚了!”

      院長怎么會知道?娟娟羞澀地微微一笑,正不知說什么好,院長又說了:“你來了就好,我另外有事,正想找你呢,坐下說。”

      娟娟順從地坐在院長辦公桌對面的椅子上,滿腹疑惑地望著院長。“這里沒有別人,我問你個事。” 院長降低了聲調,認真地說,“你知不知道你的身世,你是抱養的?”

      娟娟心頭一震,答道:“知道,我十幾歲就知道。”

      “知道就好。你見過你的親生父母嗎?”

      “沒有,院長,您別提這個,我從來也沒想認,不想知道他們是誰。您知道,我現在的父母對我非常好……”

      院長打斷了她的話:“是的,我知道你現在的生活幸福,我也不是要你認親。是這樣——你還記得幾個月前門衛室那個老頭嗎?”不等娟娟回答,院長繼續說著,“他是我鄉下老家同村的,我現在才明白他當時為什么找我要在門衛室當保安。”院長頓了頓,繼續說道:“他到這里當保安,就是為了看到你,他就是你的親生父親。”

      “啊?”太突然了,娟娟吃驚不小。他知道院長不會說錯,但怎么也不敢相信。“這不可能,不可能,我不認識他……”

      “我很少回老家,以前也不知道這事。”院長也不管她說什么,自顧自地勸解說,“你知道,前多年計劃生育抓得很緊,那時候,農村超生戶把孩子送人很常見的,不是一戶兩戶的事。你的前面還有兩個姐姐……”

      娟娟不等院長說完,搶著說道:“院長您別說了,我不想認,既然他們當年能把我狠心送人,今天就不要相認…….”

      “不,不是要你相認。是這樣,他托人送來東西,讓我轉交給你。”院長一邊說著,一邊從抽屜里取出一個鼓鼓大信封,“這里面裝了一萬塊錢,說是給你做嫁妝。”

      娟娟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,方寸大亂:“不,我不要他們的錢,你退回他吧……”

      “不能退,你一定得收下!唉,退不了啦。你的親生父親,就是門衛室那個老頭,一個多月前,他已經病逝了。”

    上一篇:龍亭上會 下一篇:【祝福祖國】我和共和國同齡

    相關閱讀

    發表文章

    最新評論

    更多評論
   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,嚴禁發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動的言論。
    友情提示: 登錄后發表評論,可以直接從評論中的用戶名進入您的個人空間,讓更多網友認識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