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筆趣網,打造原創文學第一品牌!
  • 下载青海福彩快三您現在的位置: 下载青海福彩快三 > 散文精選 > 優美散文 > 文章內容

    遠去的鄉村榨油坊

    作者: 曾凡忠 來源: 下载青海福彩快三 www.bizrlw.com.cn 時間: 2020-02-16 閱讀: 次 在線投稿

      遠去的鄉村榨油坊

      曾凡忠

      上個世紀八十年代以前,我所生活的湖南農村一帶,榨油所用的原料主要是油茶籽和油菜籽。農村人炒菜所用的油,還不像現在的油脂種類這么豐富,工藝上也沒有現在這么先進,采用的設備也是最原始的靠人工的木制榨油工具。榨油坊獨居鄉村一隅,固守一份溫馨:水車、碾盤、釜甑、爐灶、木榨、稻草、鐵箍,撞錘、油缸……,保持著一種寧靜與孤獨,載負著時間的重量和歲月的體溫。

      

    遠去的鄉村榨油坊

      我的家鄉盛產菜籽油和茶油。榨油坊一年中四月榨菜油、九月榨花生、十一月榨茶油三個時間段榨油。到榨油的季節,油香隨風飄蕩,那種味道至今記憶猶新。秋季茶果成熟,掛滿枝頭,我們背上背簍將橘紅的、青紫的茶果收入背簍,收回后放在曬谷坪上曬到茶果自然裂開,取出茶籽裝好就可進油坊榨油了。

      榨油坊是提取植物油的工作場所。主要壓榨油類有兩種,一是食用油,原料為花生、大豆、油菜籽、芝麻、棉籽等,二是照明和工業原料,主要是桐油。榨油出來的油渣統稱為干餅,例如豆餅、花生餅、棉籽餅皆是上好的飼料和有機肥料。主要工具有釜甑、爐灶、木榨、鐵箍、撞錘或撞桿、油缸等榨油工具。我們村的榨油坊座落在村里的一條小溪旁。榨油坊與一般住房不同,有點像倉庫,屋內油榨橫臥,高懸的油錘昂起雄壯的頭顱,守護著油榨。一間屋用于烘炒,緊挨旁邊是一間臥室兼保管室。榨油坊之所以能吸引我們,一是解饞,二是好奇,一年中雖有三個榨油季,唯獨九月榨花生才具有極大的誘惑力。

      

    遠去的鄉村榨油坊

      榨油坊最主要的設備是一棵巨大的樟木,有上百年樹齡,看起來十分結實笨重,一劈為二,樹木的長度約十米長,直徑一米左右,中間部位開一個兩米長的口子,挖成榨筒至能豎放排列直徑五十公分的圓形枯餅,油餅的兩頭分別用木楔子夾住,由于長期使用,榨機上到處浸滿了黑黃的油脂,處處散發著一股股油香。在榨筒的不遠處,用棕樹桿搭有一個高約五米的木架,中間垂直下來的兩根活動樹桿,在離地面一米多高的地方懸掛有一根約四米長碗口粗的榨槌(一根五六丈長,約有成年人一抱粗,樹齡約有百年的松木),通過人力,將榨槌沖擊木楔,油餅被層層擠壓,從而將油擠出來。溢出的油通過油槽下方的泄油孔,流入到裝油的器皿中就完成了榨油全過程。

      榨油的操作流程沿用烘焙、碾磨、上甑、過蒸、摶餅、開榨等傳統工序。每一道工序都馬虎不得,輕則影響色澤,重則影響出油率。

      

    遠去的鄉村榨油坊

      首先是炒籽。一般是放在一口大鐵鍋里進行。人們將茶籽運進油坊,先將油茶籽放入鍋上進行熱炒,一次放進鍋內的量,約為鍋容積的三分之一或四分之一,鍋下一邊燒火,一邊用鐵锨均勻不斷地翻炒。燒火時火力不宜太大,經驗顯得十分重要,翻炒間隔的時間要合適,以免將籽殼炒焦。當炒料人覺得可以出鍋了,便將炒好的茶籽或油菜籽,倒入一個水泥槽中扒開攤平,讓熱蒸汽盡量散失,冷卻后便于進行過篩清理。

      

    遠去的鄉村榨油坊

      第二步是碾磨。待茶籽烘干后,倒入一個石碾子上攤平去磨。推磨子可以用人力,也可以套上牲畜,借助畜力。使用牲畜推磨,需要用布蒙住牲畜的眼睛,讓它圍繞磨盤,慢慢地轉圈。磨的時候要慢慢下料,每次不宜過多,要均勻不斷地慢慢放,磨子速度快慢適中,為的是讓油料易于破碎,為下一步蒸籽打好基礎。

      

    遠去的鄉村榨油坊

      第三步是蒸坯、包餅。將碾爛成坨狀的茶籽粉或菜油籽末用簸箕收起來,然后根據每次榨口所需要的量加入木甑蒸熟,倒入木甑內用手扒平,使木甑內透氣均勻。木甑底盛水,蒸的料與水面保持在十六厘米左右為宜。下面均勻燒火,不斷加熱,蒸掉料里面多余的水分,同時也能起到給油料殺菌消毒的作用。木甑底部呈圓形,微微向下凸起,這樣有利于木甑受熱均勻,蒸熟盛在大木桶內。包餅是放在一個個用竹篾編成的圓柱形竹筐里。放的時候,一層油草一層坯,放好一個,用大木槌不斷地砸實。將稻草架沿邊卷成索,然后用稻草收攏包裹成餅狀,目的是為了固定油坯,不至于使之散開,再把茶餅壓實壓均勻。裝好一個再裝另一個,做好的十幾個包餅放在一起后,接下來就是搖餅,使餅與餅之間沒有什么空隙,再將搖好的包餅裝進榨筒,整整齊齊地排列好后,再放進一塊枯餅大小堅硬厚重的木墊,最后在空隙處嵌進若干條一米多長的木楔,就等著開榨了。每一塊餅之間要放平放實,不能留有空隙。

      

    遠去的鄉村榨油坊

      最后一步就是開榨。這時,榨油的師傅們腳穿解放鞋,腰系白圍巾,帶頭的師傅健步走上前去,穩穩地端起榨槌的前端,扎穩馬步,其他兩人緊隨其后,分站在榨槌的兩邊,一手穩托榨槌,一手抓牢垂桿,靜等前面師傅的號令。榨槌撞擊時講究三個字——精、準、狠。隨著師傅的一聲“嘿喲”,大家將榨槌往身后一拋,然后“喲嗨”一聲,借慣性齊心協力使勁往前推送,榨槌不偏不倚,“砰”地一聲重重地砸向安裝在榨筒上的木楔。頓時,狹小的油坊響徹著木錘此起彼落咚咚的沉重悶響,與大漢們頗具節奏的“嘿——喲!”“喲——嗨!”“嘿——喲!”“喲——嗨!”……號子聲混雜一起,很有節奏,榨槌一次一次重擊木楔片木楔,激起陣陣聲浪。隨著楔子被打入榨倉,榨倉中橫放的木塊對包裹的油餅產生擠壓,“腹腔”里的“茶枯”便被擠壓得“大汗淋漓”,原本豐盈碩壯的身軀,頓時就“瘦身苗條”下來,從厚變薄由大變細,黃亮、醇香的油脂便從油餅里一滴滴溢出,香氣四溢,順著木榨底部的凹槽汩汩地泄入榨下的接油桶里。

      

    遠去的鄉村榨油坊

      一輪打榨完畢,接著進行下一輪,如此反復進行。榨油坊的師傅們都是三四十歲的漢子,他們干的既是技術活,又是體力活。停歇了半個多小時后,榨筒里的頭道油滴得差不多了,他們又重新抖擻精神不約而同走向榨槌,“嘿——喲!”“喲——嗨!”的號子聲又再次響起……待那圓木凹槽里的油流罄,工人們將木楔子一個個卸下,掏干凈底下被壓成餅狀的茶枯渣,接著又放入新的茶餅,周而復始的簡單和重復。榨干的油餅像汽車輪胎模樣,帶回去砸碎后撒到地里,是很好的有機肥料。我們小時候,還用茶枯(榨過油的茶餅)放到水里去“鬧魚”,喝了茶枯水的魚會紛紛醉倒。

      鄉村榨油坊曾經聚焦了鄉里人的目光,承載了他們的期望。那鏗鏘的榨槌聲,猶如農民們節日的鼓點,一聲聲撞擊著百姓的心房。那時上學時,常經過榨油坊,總是遠遠便聞到榨油坊里飄散出濃郁誘人的油香。聽到榨槌“咚咚”的響聲,我總是抵不住榨油坊那神奇的誘惑而快步跑進去駐足觀看,一動不動地站在那里,等待著那神秘的油是怎樣榨出來的??醋拍且蝗毫Υ笪薇?、氣壯如牛的大力士們粗獷原始的操作,輔以氣吞山河的吼聲,不知疲倦的勞動,任憑豆大的汗珠在光膀子上流淌,最終榨出醇香無比、溢飄天外、純天然高品質的食用油。

      

    遠去的鄉村榨油坊

      隨著經濟快速發展,農村生活水平的提高,各種先進的榨油機械紛紛出現,食用油生產已實現了專業化,這種古老的榨油方法已基本失傳,榨油坊也悄悄地消失了,卻在我的腦海里留下了難以磨滅的印象!雖然榨油坊榨油效率不高,出油率較低,但它香味十足,保證了原香和營養,保留著最原始,最純正的味道。

      多少年來,鄉村榨油坊以它純正而傳統的手工藝養活了無數的人。滴滴油香,滿含多少游子的眷念與懷想,渲染著山村的夢境與民俗的悠遠,榨油坊里彌漫的醇釅芳香仍讓游子魂牽夢繞。

      曾凡忠簡介:

      曾凡忠,文學博士,美國菲利普斯大學榮譽博士,美國加州科技大學等聯合培養博士后,多所大學客座、特聘教授,國家民族畫院畫家,中國畫家協會理事、中國工藝美術學會、省美術家協會會員等?;故侵泄囊掌纜奐倚?、中華詩詞學會、中國民間文藝家、中國武術協會、中國瑤醫學會、中國音樂家協會管樂學會、中國民俗攝影學會、省作家、音樂家、硬筆書法家、青年書法家協會會員等。其不少剪紙、葉雕、國畫、鋼筆畫、油畫、書法篆刻等藝術作品先后于中國臺灣、香港、澳門、新加坡、馬來西亞、泰國、日本、韓國、美國等十余個國家和地區展出并被哈佛大學、美國國會圖書館、日本東京藝術大學、文化部、國家民委、中國剪紙藝術博物館、廣東省工藝美術珍品館等機構和知名人士收藏,獲得了“中國十大儒商、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杰出手工藝品徽章、中泰文化交流大使、世界杰出華人藝術家、感動中國年度藝術家、世界人像剪紙大王、中國樹葉雕刻(葉雕)展第一人、國際民間藝術成就獎、全國詩書畫先進人物、省剪紙工藝大師、廣東省優秀音樂家、省50強優秀設計師等榮譽稱號,數十次舉辦個人剪紙、葉雕、國畫、鋼筆畫、油畫作品展覽,觀展人數達數十萬人次。其剪紙技術多次獲得國家發明專利及國家、省級科技進步獎,國畫獲全國少數民族美展優秀作品獎,出版《神形兼備刀剪出》《臨江仙品琴》《孤獨靜候花開》等17部著作。先后任東莞維美廣告設計公司總經理、東莞市嘉美文化傳播有限公司、永州市大茍農耕文化園董事長、曾凡忠藝術館館長、永明詩詞協會副會長等。

      其個人成就先后被世界優秀人才國際交流網、美國ICN國際衛視、美國《僑報》《國際日報》、韓國《江原日報》、香港《大公報》《文匯報》、《人民日報》《中國文化報》《南方日報》《羊城晚報》《南方都市報》、中國新聞社、新華社、中央電視臺、湖南衛視、中國國際廣播電臺、加拿大全球華網、人民網、鳳凰網、中國油畫網、雅昌藝術網等國內外1000多家(次)報刊媒體網站報道。

    上一篇:愿我的國再無哨音長鳴 下一篇:孤獨是思想之母

    相關閱讀

    發表文章

    最新評論

    更多評論
   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,嚴禁發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動的言論。
    友情提示: 登錄后發表評論,可以直接從評論中的用戶名進入您的個人空間,讓更多網友認識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