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筆趣網,打造原創文學第一品牌!
  • 下载青海福彩快三您現在的位置: 下载青海福彩快三 > 散文精選 > 優美散文 > 文章內容

    蜂情之殤

    作者: 劉良先 來源: 下载青海福彩快三 www.bizrlw.com.cn 時間: 2020-03-07 閱讀: 次 在線投稿

      蜂情之殤(散文)

      作者:劉良先

      又到梔子花開的時節。后院的梔子花樹梗上結滿了花苞,一個個嬌嫩且豐腴,清純如情竇初開的少女。雖然院內尚有些許諸如薔薇、玫瑰之類花卉,但我,卻對梔子花情有獨鐘。這份特殊情愫,并非因它的清純、淡雅和宜人的馨香,而是緣于去年梔子花盛開時發生的一個非常凄美的故事。

      去年、初夏、某日,在后院濃郁的樹蔭下,賦閑于家的我,斜倚于老式搖椅上,悠閑地翻看著一小刊。夏風掠過,搖曳的樹冠灑下點點陽光;透進院內的夏風在漫無方向的旋動,攪得梔子花香仿佛在流動。一切盡顯清爽、鮮活和明快。作為農村人,實不失為一種挺愜意的享受,心情好極了。

      須臾間,一只野蜂于頭頂及四周竄來竄去,有如芒刺在背的我雅興頓失。關于蜂的習性,只在作家楊朔散文巜荔枝蜜》中,知道蜂輕意不蟄人,然若其出現敵意、誤判?在農村,毒蜂蟄人事故屢見報端,嚴重者甚至危及生命。下意識中頓生警覺,并決定伺機除之。人與昆蟲的較量,在備與不備之中,那野蜂即被擊打在地,旋爾隨腳踏之。

      豎日的一幕著實令人驚異和震顫。那只已成糊狀的野蜂旁,竟多出了一只野蜂完整的尸體。奇異中,也沉思良久,想這野蜂的事。這野蜂,抑或為尋伴而來,為殉情而死?若此,這異乎人類的靈物一天之中,經歷了怎樣的肝腸寸斷和情感煎熬?經歷了怎樣的仇恨、悲哀和痛苦?區區小蟲,居然有如此豐富的內涵,如此強大的內心,居然視情義高于生命,于愛忠貞不二,生死相隨,此真乃人之弗如!蜂之情義,有薄云天,真的是太偉大、太崇高了!蜂情之殤帶給人類的僅是感動?是震撼!

      嗚呼,蜂情之殤,哀哉,更是壯哉!

      一年來,每想及此,均生頗多感慨。但愿自己鐘愛的梔子花,在日后的每一年里開得更美麗、更壯觀,這并非出于自己所致人間靈物喪命于無辜的一種愧疚和懺悔,因為,那確是人世之間罕有的崇高和敬仰!

      遠去的小河(散文)

      前不久,受種田朋友之邀,去了一趟蓮北圩。在曾經有過自己少年美好記憶的小河邊佇立許久。小河邊的稻田已收割完畢,靜臥于稻田腹中的小河坦露于田野上,顯得十分干癟、枯瘦、蒼涼。小河兩邊布滿荊棘,稀落的幾顆敗柳在晚秋風中搖曳著殘枝,河中枯草萋萋,間雜著殘荷枯萎的桿葉在抖瑟。除此,便是廢棄農藥化肥塑料包裝物,諸如破碎的玻璃瓶、塑料袋之類白色垃圾,或堆積或散落,狀若狼籍。記憶中清純、靈動、活力的小河已是曾經不再,如淪落于街頭巷尾的乞者,污穢不堪,不忍入目。

      最近以來,因為小河的過去和現在,似乎總有一種情緒在折騰,或激熱深沉,或如止水般異樣的寂靜;默默地,仿佛心中在對遠去的小河呢喃嘀咕。但,又能為小河說些什么?也許因為對青春年少美好時光的懷念和眷戀,抑或對如今小河慘狀的痛惜、感慨和思考,總覺得無語和沉默難以面對少年時期的那一段深深的記憶,在心中,曾經的小河有如親人的背影,雖漸行漸遠,但與之維系在一起的美好印象卻是緊緊地,久久地揮之不去。

      上世紀六十年代末葉,史無前例的政治狂熱漸消漸退的時候,共和國正面臨經濟低迷和困難的局面。那時候,整個鄱陽湖區域基本仍處于原始的地理風貌??菟?,那條小河,內連鄉內大鳴湖、外接航運港,乃蓮湖鄉北部諸多村落進出的水上通道。小河河面雖不寬大,然或搖櫓劃槳,或張帆拉纖,或悠悠,或匆匆,船來船往,川流不息。河兩邊是寬廣的草坪,小河在草坪中蜿延穿過,很有生機和活力。偌大的草坪湖草豐茂,滿滿的“天蒼蒼草茫茫,風吹草低現牛羊”的大草原風味,是良好的天然牧場,也是我們一伙放牛娃放飛快樂的地方。當朝霞映在小河上,河水泛著鱗鱗波浪的時候,我們便會‘三五成群,倚托著牛背渡過小河去草坪上。在綠茵的柔軟的湖草上翻滾鬧騰,或沿著小河邊去小河與大港交口處看鸕鶿捕魚。乏了則躺在如氈的湖草上,汲吸沁人的草香,盡享暖陽的輕撫?;蚩蠢短煜碌陌自聘髦稚衿婺Щ帽浠?,愜意極了。

      記得有一次,我們幾個放牛娃泅水去小河那邊山坡地(草坪隆凸的部分)‘偷刨紅薯??詞氐吶鍔嵩諛媳?,我們清楚地盯梢到看守的男人去了坡地那一邊,便從北面俏俏進入紅薯地,急急地用放牛桿刨起來。一會兒,忽一小女孩在喊叫“你們快過河去,我爺yie來了”,抬頭只見一小女孩遠遠地在奔跑,她是去攔阻洶洶追過來的她的爸爸,那個看守男人。在急促地喊叫聲中,我們幾個慌張中如鼠竄狀回泅上岸。不一會兒,正當我們灰頭土臉坐在小河邊驚魂未定時,只見小河那邊的小女孩,一手拎一黑圍裙兜,另一手解開鎖系于河邊的小木船,緩緩向我們這邊劃過來。原來她是特地把我們刨的紅薯送過來。她告訴說,她爺yia一耳朵聾,很兇。是她娘發現剛才情況,叫她趕去攔阻的。她娘怕她爺yia傷到我們。她娘說,放牛娃都是窮人家的孩子,眼下年景荒,糧食都不夠,肚子半餓不飽,可憐!那小女孩一襲染黑的土布單衣,怯怯地看著我們笑,笑里透著清純和友善。當她回到河那邊,又見她回眸一笑,向我們招手,爾后歡快地離去,步履很輕盈,那后垂的兩發辨左右搖動,很美!

      半個多世紀過去,對于維系于小河那段青澀的美好印記卻依然動人。長大之后,因生活軌跡不在小河上,對那條靈動的滿是生機的小河,如同那位善若清水般的小女孩一樣,都在視野中淡出;然只是封存,從來未曾忘卻。如今的小河往昔鉛華盡失,已成不忍目睹狀,因為小河,難免陡生憐惜、慨嘆和深深的思考。

      天地悠悠,滄海桑田。如今小河之現狀,固然有現代粗放式農業模式的因素,但從根本上,自小河被圍圩截段的那一刻起,小河的命運即已廢止。隨著現代農業開發步伐加快,小河將很快消失于無形。但對于我,那條美麗的小河,那段美好少年時光,雖漸行漸遠,可卻是我心中永遠牽伴的情感和懷念!

      啊,遠去的小河!

      作者簡介:劉良先,男,1958年生,江西鄱陽人,系退休國家干部。

    上一篇:?;ㄒ幻?/a> 下一篇:閑隱

    相關閱讀

    發表文章

    最新評論

    更多評論
   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,嚴禁發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動的言論。
    友情提示: 登錄后發表評論,可以直接從評論中的用戶名進入您的個人空間,讓更多網友認識您。